“我想说说一直欠的一个账&mdasdfssh;&mdasdfssh;‘我这20年’,要不然你以为我在吃软饭。” 五一假期的中间时段,一个闷热阴天的下午,李国庆匆忙从天津赶回北京。他有一个结,想要解一解。

  在早先外界传闻中,李国庆和俞渝曾被认为是模范夫妻,一个是北大才子,一个是华尔街精英,两人联合创立当当,而后共同打拼出一片天下。不过在近日,李国庆向新浪科技等媒体回顾当当发展经历时强调,当当融资并非如传言所说,是俞渝帮拿到“第一桶金”。关于俞渝在公司业务上的表现,他表示“很不满意”。

  李国庆强调,自己是当当“唯一创始人”,而对俞渝的定位,在他的表述中更接近CFO。

  家丑外扬,一般人都十分避讳,在李俞夫妻二人的冲突中,俞渝极少出面或直接发声,但李国庆似乎毫不在意。在他看来,夫妻二人情感已经破裂,纠纷不在于情感而是股权利益,“维权”没什么不妥。此前,李国庆曾发布公告,表示想要重掌当当,是否顺利,在离婚判决之后应当就会有结果。他向新浪科技表示,公司法方面的事情还没学习透,但现在能做的,都是被精密设计出来的。

  以下为李国庆自述当当发展、未来规划、俞渝评价以及对“夺章”事件的回应。内容由新浪科技进行整理,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,有所删改:

  谈婚姻

  如何与俞渝相识?

  李国庆:1996年,我去纽约认识了俞渝。认识三个月,我们就闪婚了。晚婚、早育。她从美国真的嫁过来,我还挺自豪的。当时正是出国热,大公司的华人们听说我们俩认识以后都不相信,说俞渝那么喜欢纽约,不可能回国。

01-1

  我们回国的时候不知道干什么,那时候俞渝想得还挺天真,说一半时间她在纽约。她当时在美国做融资并购,代表买方。后来回到当当做融资,相当于是卖股份,这其实不是她擅长的。

  之后,俞渝就把纽约的融资顾问事务所关掉,我们就在北京生活了。当时想以后做什么,俞渝说她不适合创业,也不想创业,而我当时做的是出版,就是当当的前身。

  谈融资

  当当数次融资过程是怎样?

  李国庆:1999年7月,IDG资本合伙人周全找到我,说你不是想有一天咱也到网上卖书吗?现在可以了。

  我当时说,中国网民刚240万,连门户还没火,我们网上卖东西还早着呢。不过周全说他们已经投了8848,就问我们干不干。我说那就干吧。所以俞渝现在有个说法是是错误的,不是她问我需要多少钱,而是周全问我需要多少钱。不存在俞渝帮当当拿到“第一桶金”的故事。

  我们当时的想法,是融三四百万美金就行了。于是周全带头,拉上IDG、软银等,投了680万美金。那时候大家抢赛道,什么协议都没签,200万美金打进当当前身的北京科文书业信息技术公司。这就是当当第一次融资。

01-2

  不过,第一次融资留下了隐患,俞渝当时给公司帮忙,带着律师把关合同,但她只会买公司。当时融资只给了我们20%的干股,到了2003年,我一问周鸿祎,他也融了800万、1000万美金,但他们团队占65%干股。我就不平衡了。

  之后我找老股东们说这事儿,他们说,“投资也不能教你,你不会跟我谈判,你就认了”。我很气愤,就提出辞职。

  当时我给三家股东写了一封辞职信,信里说了四件事:一,我一年内不会从当当挖人;二,我不是书生,对我来讲,融5000万人民币是分分钟的事儿,之后我要做个丁丁网;第三,我一年时间肯定超过当当;第四,我也祝福当当,我还是当当股东。

  后来运气好,第二次融资来了,老虎基金找过来要投资。我把股东纠纷的事情跟老虎的人说了,他说,我来摆平。

  第二天在电话会上,老虎基金就说,我们准备投1100万美金,但是李国庆和他的团队不满意,你们必须让出20点股份,否则我就把李国庆挖出来,单独干一个,就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考虑。

  说完老虎基金把电话挂了,老股东们感慨老虎的“生猛”。我们的股份问题就这么解决了。这是第二次融资。再之后,到了2006年,DCM来了,当当又融了2700万美金。

  谈俞渝

  如何评价俞渝在当当发展中的贡献?

  李国庆:在当当融资中,俞渝的贡献主要是把合同关。就是说到合同阶段,她带着我们的律师跟对方律师抠条款。比如我一开始就有的条款,就是超级投票权,说是给我的保护。虽然我从来没用过,但这是她的发现。我们比马云还早就有超级投票权。

01-3

  我对俞渝作为“CFO”的作为其实很不满意,它不仅是融资上市产生了重大失误,一个重要的问题是,作为CFO,任凭账上趴着那么多钱,没有发生任何并购、收购或重组,这是CFO最大的失职。

  账上闲着这么多钱,那你融资是为什么?当当有很好的收购机会。俞渝对“头衔”根本不信任,认为社会上都是骗子。她做不了投资。融资稀释了股份,但我们的钱趴在账上始终都没用。

  至于俞渝在当当发展中的主要贡献,就是管着我,做绊脚石。她认为是防止了骗子。其实那个公司没腐败?她觉得抓腐败分子是自己的功劳。

  谈商战

  怎样跟亚马逊、京东智斗?

  李国庆:业务大战里边,俞渝从来跟我是拍手称赞的。我们在百货上屡战屡败,但图书方面,当当是中国唯一一个不仅活着还活得挺好的垂直品类电商。这里面我们几个大战非常有意思。

  第一战,是淘宝。它是平台,不适合卖低价格商品,那时候离开淘宝一年内的高管都不让去当当。他们对平台模型的证明失败了,小商品靠集约化,顾客在我们这至少平均买4本书,物流成本摊销后有极大的降低。第一战我们就打赢了。

  第二战,是亚马逊中国跟我们打价格战。现在亚马逊从中国实体书市场退出了,他们承认我们有两招:一是我们不迷信机器算法,人工选择有价值的书,然后跟出版社谈折扣。再者是,价格战上确实打不过人家,我就利用行业和法律的力量进行限价。

01-4

  第三战,对象是京东。我们上市路演的时候,刘强东宣布要进军图书,就是想打压我们股价。刘强东确实比我还猛,一年赔80亿人民币的亏损。这场恶战,我们靠四个点:一个是采购成本领先优势,一个是守住不正当竞争法,还有就是选书能力,以及对图书社区的经营。

  跟京东的大战让我们在上市第一年亏了6个亿,亏在哪了?他们打我图书,我就打他手机。我给手机补贴,赔钱卖,在他们家后院放火。

  谈教训

  当当发展中存在哪些问题?

  李国庆:在几场商战中,我得到了董事会全力支持,不过用人各方面,俞渝不同意。

  我跟俞渝约法三章:你在公司内部,就是副总,我有决定权。什么事,是董事会决定,不是咱俩夫妻商量。当时约定五件事,由董事会投票表决:第一,战略;第二,预算;第三,奖金政策;第四,前5号人物的任用与辞退;第五,增发期权。

  结果这五件事我们老有分歧。李斌(蔚来汽车创始人,曾在当当前身公司任总经理)这十几年,原话没变:当当没有俞渝比现在好10倍。有董事会成员跟我们说,你们俩别让我们投票了,回家再商量。周全曾经提议,让俞渝回家,生老二去。后来董事会决议,让俞渝挂职董事长,等她回家。

01-5

  当当发展中有三个教训。第一个教训,上市就应该融7亿美金,估值调到20亿估值。如果手里拿了7亿美金,后边的人不敢疯狂砸京东。第二个教训,上市之后,外边买当当股票占到持股比例5%的,都强调报BAT粗腿。但我们什么动作都没有。第三,如果股价继续高涨,我们就可以增发、并购,但什么也没做。另外还有一些失误,比如没做好市值管理。

  除了资本层面,还有就是夫妻店治理的问题。就是人才留不住。去年我还去跟张一鸣说,你们什么时候进军电商,告我一下,我能给你推荐整建制的三个集团军。

  谈未来

  离婚可有和解机会?

  李国庆:和解也在探讨。其实这是中国人要学会的散伙机制,就是不谈贡献大小了,股东之间有矛盾这是事实,那么就应该散伙。

  我当时就跟俞渝说,你不该是把我赶走,而应该是给我钱,把我买走,买出去。我们商量以什么价格买我的股份,你们找钱去就可以了。现在我找了钱,把俞渝买走的钱已经找好了。但是她不走,她不同意。这样她融资融不成,我融资也融不成。

  我是等待着俞渝去融资,给我套现或者上市,所以我一忍再忍。她就抓住我这个软肋了。直到去年7月,从此就不忍了,以斗争求团结。

  是否有可能创办新当当?

  李国庆:我觉得当当本身的流量,每天日活几百万是很不容易的。现在看我们早晚读书,从1万日活蹦到2万日活都是一个大槛。

  关于当当,我觉得,现有的高级副总和外边走的两个高级副总,谁当总裁都比俞渝好。不见得非得是我当总裁才比俞渝好。当当在新的发展上要注入新的力量和新的资本。

  你对未来有何打算?

  李国庆:未来就是争权夺利。

  我原来还想,权都不争了,让俞渝来管,给我套现就行了。现在发现,俞渝没有动作不做分红。说融资,这一转眼三年过去了,没融着。我觉得让她这么把持当当,我面临的利益得不到保证。所以我必须奋起反击。

  第二点呢,就是权力。利益跟权力是相关的,权力决定公司的发展。公司能不能除了利润改善,让销售和市场份额也焕发出新的想象力,我觉得这方面俞渝不称职,我作为股东非常不满意。

  给了她这么多时间,她把我已经发育的新业务弄在手里搞得停滞不前。居然能把100%、 85%的增长弄成3%到6%的增长,我都不知道怎么干的。

  我想重掌当当,不仅是保证我的利益,也保证全部股东,包括俞渝的股东利益。此外,我还想创造更大的价值。抓住一个知识付费,当当很快就会进入300亿估值的门槛,再抓住一个板块,它就是600亿的市值。这才是当当。

  我现在要创造600亿的当当,只需要三年。当当可以走知识付费的道路,还可以考虑IP联动和孵化,这也是一块很大的市场。对我来说,梦想犹在。

  谈夺章

  不担心“抢夺”公章对未来融资有影响吗?

  李国庆:投资人特怕团队洗他们的钱,我第一次使用这些年在投资圈的口碑。“第一次”是一个很高的评价,都是自己控制这么多团队,好多合伙人之间最后都发现谁黑钱了,以这为由还托了关系给送进监狱。这方面我一点压力都没有。

  第二,有前面的积累,能看到我是被老婆挤得真急了。我认为早该动手。其实我早有机会,应该像现在这么强硬。包括这次我本来也还有机会,该带人进驻当当。当当那些老人虽然跟我隔着两级,现在的人至少隔了一级,难道还有人跟我动手吗?连堵我的人都没有,还有人给我敬礼。所以下一步本来就是做好准备,进驻当当管理。

  这件事,就看两口子的股权是不是最后判决就二一添作五。现在没判决书,当然可以这么默认了。

  离婚判决后,能否重掌当当是不是可以有结果?

  李国庆:这方面我还没学习透。我们公司章程的规定,是什么事都过一半就行。这方面我肯定都过了。可是公司法章程有几件事必须过三分之二才行。我跟俞渝,无论谁永远也过不了三分之二。这是法律团队设计的事。不过现在能做的,都是被精密设计出来的。